将人们的血液、细胞、DNA储存在银行,这听起来似乎有点天方夜谭。不过,这样的概念被很多国家都纳入其国家计划中。该银行被形象地称为“生物银行”(Biobank)。

不过,它还有一个更专业的名字:生物样本库。它是指标准化收集、处理、储存盒应用健康和疾病生物体的生物大分子、细胞、组织和器官等样本以及与这些生物样本相关的临床、病理、治疗、随访、知情同意等资料及其质量控制、信息管理与应用系统。

就在2016年9月22日,中国首个获批筹建的国家基因库在深圳正式落地并运营。当然,这并非中国的第一个“生物银行”。

早在1994年,中国科学院就建立了中华民族永生细胞库。而后,山东省脐带血造血干细胞库、天津脐带血造血干细胞库、泰州健康科学研究院、SBC芯超生物银行等专项生物标本资源库也相继建立。

不仅仅在中国,“生物银行”已经在全球各地“开花”,科学家们正行走在探索生命科学和疾病的全新道路上。

不过,对于大多数人而言,“生物银行”还是一个较为陌生的概念。但是你可以将其视作一个实体银行账户。将你个人的生物材料存入该银行并赚取从这些存入物上产生的知识而获取医疗收益。而这样的收益正在产生。

建设“生物银行”

目前,英国、加拿大、挪威、瑞典以及美国已经都开始建设自己的国家“生物银行”。

比如,英国“生物银行”由英国卫生部、医学研究委员会、苏格兰政府和一家叫做Wellcome Trust的医疗慈善机构资助建立。据了解,1999年成立至2010年底已经有50万人共1500万份血液和尿液样本入库。

科学服务领域的世界领导者赛默飞世尔科技(Thermo Fisher Scientific, 以下简称赛默飞)是“生物银行”建设的领头羊之一。除此之外,赛默飞是一家专门研究基因测序、食品检测、污染检测及一些实验室检测用分析技术的高科技公司。2015年,赛默飞年销售额达170亿美元,在50个国家拥有约50,000名员工。

前述英国生物样本库中的70%以上的冷冻保藏设备及耗材均由赛默飞提供,包括Forma 超低温冰箱,液氮储存箱,液氮罐及程控降温仪。耗材方面,赛默飞世尔向其提供了Thermo 2D tube以及Nunc冻存管进行-80度及液氮系统中的样品储存。同时赛默飞还为该项目提供Nautilus LIMS生物样本追踪管理系统,配套Thermo 2D barcode冻存管,以为该公司目前50万人的生物数据进行跟踪、存储、管理与报表。

目前,赛默飞是世界唯一能够提供涵盖样本库所需设备、耗材、软件、服务的厂商。赛默飞在全球建设了29个储存点,样本储存总量达2亿份。

在中国,赛默飞为拥有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干细胞库之一天津市脐带血造血干细胞库,总储存量达到30万份。

改变看待疾病发展方式

国家生物银行强大的关键在于尽可能多地从该国人口中收集高质量的标本。目前,欧美国家,许多医生和患者都逐渐开始拥护将收集DNA和组织样本作为常规检查一部分的想法。不过,如何保障这些个人DNA的安全仍是一个不可避免的挑战。当前,大量科学家和研究人员坚信,只有通过挖掘人类基因组的丰富性,人类才能找到应对诸如癌症这样疾病的治疗方法,从根源上狙击这些疾病。这就是建设“生物银行”或为人类带来的医疗奖励。

目前,科学家通过“生物银行”的样本,已经得知有数十个基因与癌症关联。比如BRCA 1和2与乳腺癌有关。基因蛋白,如前列腺特异性抗原,表明了前列腺可能有异常增生。

毫无疑问,随着“生物银行”奠定的基础,这将改变我们看待疾病发展的方式。事实上,几十年来,许多肿瘤医院以及研究机构一直在收集和储存组织样本。

想象一下,这数以千计样本的力量放大数百万倍,而且不仅涵盖癌症,还包括任何疾病,从脑部疾病,如阿尔茨海默氏症,到代谢性疾病,如糖尿病。这样一来,有了来自受影响和不受影响人员的足够组织样本后,研究人员可以选择常在患者DNA中作祟的基因图谱,对其筛选,更为积极地治疗这些病人或者一些潜在病人。事实上,这样使得医生可以精准的进行检测。随着基因测序技术的提高,绘制人类基因的成本已经下降至约1000美元。

前述总部位于美国马萨诸塞州沃尔瑟姆(Waltham)的赛默飞提供的基因测序仪受到了很多诊所青睐,因为它操作简单,而且它可以专门瞄准那些人们感兴趣的序列。

这样一来,一个全新的医疗时代已经开启。

点击下载